公园清理食肆,街坊的“惋惜”正常吗?

来源:金羊网 作者:南山 发表时间:2018-05-04 09:43

据报道,广州市流花湖公园内的“南海渔村”5月1日正式关门结业。这意味着,经过5年大规模整治,公园内备受争议的11个餐饮项目全部关停。

不过,今后如何避免对公共资源的不当占用,是否有强硬的机制保护绿地,依然成为坊间热议的话题。

从2013年起,流花湖公园开始对园区内的餐饮场所开展大规模的整治行动。随着整改行动不断推进,园区内的顺峰山庄、唐苑酒家等9间餐饮食肆相继关停。不过,经重新招标后,部分餐饮点依然还是做回了餐饮,消费依然不低,只是换了名号。这意味着,在判断公众需求上,有关方面的界线可能依然有模糊之处。

严格来说,公园里面的游乐设施、小卖部之类是有偿服务,而它们是和公园基本功能密切相关的。也就是说,如果没有小火车、电动船,没有雪糕店、酸奶店,来公园游玩的游客基本需求难以满足,说是核心配套无可厚非。但是涉及到餐饮就不单纯了。虽说有的游客也有吃饭聚会需求,但餐饮本不是城市公园的基本功能,市民也完全可以在公园外消费。

不过,公园引入的餐饮足够高端,还是能引来特定人群消费的。为了把园林资源用到极致,也只有相对高消费的餐厅才能有更好的经济回报。而对于一些山林公园,更容易实行园内垄断经营,即使价格高依然不缺客源。这更会模糊了高消费和大众需求的界线。

实际上,特意进公园餐饮消费的群体,和常规性每天来晨运锻炼跑步的人群有很大区别。服务餐饮的回报高,就会驱使公园把最好的资源加以变现。和日常公众游客相比,公园酒楼消费其实只服务少部分人。比如只有进这个餐厅消费,才有最佳角度欣赏到湖光山色;消费包间,才能居高临下俯瞰公园。一些小型高档会所,更占有了公园最稀缺的资源,和公园的“公”字相距甚远了。

虽然公园餐厅也自称是街坊生意,有十几块钱的点心。但因为搭了公共园林的便车,其盈利直接归企业,间接归公园,而外部成本统统由纳税人和公共财政埋单,所以这些餐厅其实是挤占了公共利益的。当餐厅被拆、围墙打开,恢复绿地,人们才会惊异发现:原来公园一直有这么多好地方。作为纳税人不明不白,利益受损也浑然不觉。

遗憾的是,很多园林酒家因为有了一定历史,还成了公园景观地标,占用资源就显得理所当然。以至于不得不关门大吉的时候,很多街坊甚至会生出“惋惜之情”。这种情形也在提醒有关部门,如果在公共领域界线不清、缺乏约束机制的话,有朝一日要正本清源,回归公共产品宗旨,其阻力是非常大的。

编辑:木东
数字报

公园清理食肆,街坊的“惋惜”正常吗?

金羊网2018-05-04 09:43:50

据报道,广州市流花湖公园内的“南海渔村”5月1日正式关门结业。这意味着,经过5年大规模整治,公园内备受争议的11个餐饮项目全部关停。

不过,今后如何避免对公共资源的不当占用,是否有强硬的机制保护绿地,依然成为坊间热议的话题。

从2013年起,流花湖公园开始对园区内的餐饮场所开展大规模的整治行动。随着整改行动不断推进,园区内的顺峰山庄、唐苑酒家等9间餐饮食肆相继关停。不过,经重新招标后,部分餐饮点依然还是做回了餐饮,消费依然不低,只是换了名号。这意味着,在判断公众需求上,有关方面的界线可能依然有模糊之处。

严格来说,公园里面的游乐设施、小卖部之类是有偿服务,而它们是和公园基本功能密切相关的。也就是说,如果没有小火车、电动船,没有雪糕店、酸奶店,来公园游玩的游客基本需求难以满足,说是核心配套无可厚非。但是涉及到餐饮就不单纯了。虽说有的游客也有吃饭聚会需求,但餐饮本不是城市公园的基本功能,市民也完全可以在公园外消费。

不过,公园引入的餐饮足够高端,还是能引来特定人群消费的。为了把园林资源用到极致,也只有相对高消费的餐厅才能有更好的经济回报。而对于一些山林公园,更容易实行园内垄断经营,即使价格高依然不缺客源。这更会模糊了高消费和大众需求的界线。

实际上,特意进公园餐饮消费的群体,和常规性每天来晨运锻炼跑步的人群有很大区别。服务餐饮的回报高,就会驱使公园把最好的资源加以变现。和日常公众游客相比,公园酒楼消费其实只服务少部分人。比如只有进这个餐厅消费,才有最佳角度欣赏到湖光山色;消费包间,才能居高临下俯瞰公园。一些小型高档会所,更占有了公园最稀缺的资源,和公园的“公”字相距甚远了。

虽然公园餐厅也自称是街坊生意,有十几块钱的点心。但因为搭了公共园林的便车,其盈利直接归企业,间接归公园,而外部成本统统由纳税人和公共财政埋单,所以这些餐厅其实是挤占了公共利益的。当餐厅被拆、围墙打开,恢复绿地,人们才会惊异发现:原来公园一直有这么多好地方。作为纳税人不明不白,利益受损也浑然不觉。

遗憾的是,很多园林酒家因为有了一定历史,还成了公园景观地标,占用资源就显得理所当然。以至于不得不关门大吉的时候,很多街坊甚至会生出“惋惜之情”。这种情形也在提醒有关部门,如果在公共领域界线不清、缺乏约束机制的话,有朝一日要正本清源,回归公共产品宗旨,其阻力是非常大的。

编辑:木东
新闻排行版